<menuitem id="d7vbj"><ruby id="d7vbj"><th id="d7vbj"></th></ruby></menuitem>
<menuitem id="d7vbj"><strike id="d7vbj"></strike></menuitem>
<cite id="d7vbj"><strike id="d7vbj"><progress id="d7vbj"></progress></strike></cite><menuitem id="d7vbj"></menuitem>
<menuitem id="d7vbj"></menuitem>
<ins id="d7vbj"><strike id="d7vbj"><progress id="d7vbj"></progress></strike></ins>
<menuitem id="d7vbj"><ruby id="d7vbj"><th id="d7vbj"></th></ruby></menuitem>
<menuitem id="d7vbj"><ruby id="d7vbj"></ruby></menuitem>
<var id="d7vbj"></var><var id="d7vbj"><video id="d7vbj"><listing id="d7vbj"></listing></video></var>
<menuitem id="d7vbj"></menuitem><menuitem id="d7vbj"></menuitem>
<cite id="d7vbj"><video id="d7vbj"><progress id="d7vbj"></progress></video></cite>
<menuitem id="d7vbj"><ruby id="d7vbj"><th id="d7vbj"></th></ruby></menuitem>
<menuitem id="d7vbj"><dl id="d7vbj"></dl></menuitem>
<menuitem id="d7vbj"><ruby id="d7vbj"><noframes id="d7vbj">
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行業動態

棉花高價收儲被指扭曲產業鏈條 紡織全行業受難

添加時間:2012-12-24 11:53:31   瀏覽次數: 次    【 】   打印   關閉窗口

  本報記者調查顯示,棉花收儲政策,正在引發整個鏈條的扭曲,高價收儲這種模式已經窮途末路。對棉農的保護和補貼方式、對種植棉花的保護都亟須重新思考。

  高達4500元/噸的價差

  國儲棉的收儲政策源自2010年。由于之前的棉花市場不景氣,2010年國際棉花價格暴漲,高達32000元/噸,這導致當時有不多庫存的國儲棉大賺。早前1萬元/噸收儲的棉花,漲幅高達2倍。

  “問題在于,國儲棉以為這種漲價將成為常態,以為收得越多就賺得越多,因此敞開收購,但沒想到2011年之后棉花價格大幅下降。”一位資深棉花市場人士告訴本報記者,實際上,像2010年棉花價格超過1美元/磅的情形歷史上只發生了兩次,不能以此為常態。

  高出國際市場的價格收購國內棉花,另外一個理由是保護棉農利益,穩定國內棉花種植面積和棉花生產,保障國內的棉花供給。

  據前述資深人士稱,在2011年有關棉花工作會議上,國儲棉有關官員即講道,“中國是紡織服裝業大國,有一定的棉花自給率,才放心發展紡織服裝業,棉花自給需要一定的量,不然會受到海外的牽制。”

  但目前的情形是,國內的棉花高價格,正在人民幣升值、勞動力成本提高等原因之外,大幅提高中國紡織服裝行業的原材料成本,整體壓低了中國紡織服裝業的國際競爭力。

  即便是按照目前的收購價格,據本報記者去年11月中旬在產棉大省山東對棉農的調查,棉農利潤也沒有比較優勢,棉農種棉積極性并不夠。對棉花進口的配額管制反而滋生腐敗,導致棉花進口配額被買賣,并加劇棉花走私。

  由于國儲棉和進口棉存在巨大的價格差,進口棉額度自然成為有些人牟利的工具,一噸進口棉的資格,賣到三四千元。

  李文(化名)是浙江的一家民營棉紡企業負責人,有自己的紗廠和織布廠,公司產品80%依靠出口。他向本報記者抱怨,紡紗現在就是不賺錢的買賣,自從實施國儲棉收購政策后,已經基本不賺錢。

  “我們一噸棉花,比國外同行要貴4000多,我們進口的棉紗,價格甚至比我用的棉花價格還低,我們怎么競爭?”李文說,“目前只有在苦苦地維持當中,相當的辛苦。公司到現在能夠維持,保持一定的出口,主要是我們的工人技術熟練,比較勤快。”

  李文表示,假設他公司需要100噸進口棉,他就向市發改委申請100噸進口棉資格,但是申請的第一年一般不會批給他,一般在第二年會批給他,不過一般只有一半的量,也就是僅僅50噸,但是等省里審批完后,拿到手的,往往可能只有30噸,至于其他20噸,往往是給有關系的人了。

  紡織服裝業困局

  棉紡企業困難目前前所未有。

  據本報記者了解,棉花成本占據棉紗廠成本約達到70%,由于國內棉花價格要比進口棉花價格大約高4500元,棉紡織行業正在艱難維持,但這個維持是建立在“我們的工人勤快”的基礎上。

  更甚的是,高成本壓力之下,中國紡織服裝企業正在被迫放棄一些訂單,國際市場份額持續減少。更多棉紡工業企業生產鏈則在向越南、孟加拉、印度等國家轉移。

  高價格所危及到的,實際上是棉紡織行業的整個產業鏈。一家做布料印染的公司負責人對本報記者表示,他現在接到的單子越來越少,公司目前只能練習“龜息大法”,盡量減少營業,爭取活下去,他甚至希望有朝一日,人民幣大貶值,公司能獲得第二春。

  盡管李文自己的公司也能生產棉紗,由于國家當前沒有禁止進口棉紗,李文選擇進口部分棉紗,以降低成本,他表示:“我不能所有棉紗都進口,因為不能讓紗廠的工人放假,現在只能繼續維持生存,少量生產一部分棉紗。”

  杭州一家棉紡織外貿公司的負責人則對本報記者表示,2012年是最難過的日子,今年出口多了三成,但是跟去年收入一樣,而且今年人民幣大幅升值,讓公司生意雪上加霜。不過他認為已經找到發財的途徑,就是盡管國家限制棉花進口,卻沒有限制棉紗進口,他打算進口棉紗獲取利潤。

  盡管山東如意棉紡織集團總經理王強并不奢望取消國儲棉政策,但他對本報記者表示,希望進口棉花額度再大一點,國儲棉價格再低一點。

  王強稱,新進入紡織行業的國家,印度和巴基斯坦生產棉紗的機器設備大都是最新的設備,比國內的棉紗廠設備還要好,行業的國際競爭壓力很大,目前國內的優勢只是工人素質比他們高。

  中國棉花進口管制政策的矛盾之處在于,管制棉花進口,但卻不限制棉紗進口,這導致中國很多服裝企業直接從海外進口棉紗,中國白白放掉了從棉花到棉紗這部分行業增加值,并大幅拉動了印度等國的相關產業。

  南亞次大陸棉花消費上升

  從2000年開始,中國逐漸建立了世界棉花消費中心的地位,世界棉花消費從2000年到2010年增加了2200萬包 (483萬噸),中國紡織廠的棉花消費增加了2250萬包(489萬噸)

  但2010年以后,中國棉花消費下降了1400萬包(304萬噸)。與此同時,印度的棉花需求上升了300萬包(65萬噸)。從2009/2010年到2012/2013年,世界棉花消費下降了9%,而中國的消費下降了28%。

  南亞次大陸的國家使用有競爭力的原料棉花,其紡織產能不斷擴大,棉花需求前景非??捎^。棉花行業人士認為,印度、巴基斯坦和孟加拉國,正在取代中國,成為世界新的棉花消費中心。

  從單個國家來說,2012年度,中國消費棉花784萬噸,比2011年的827萬噸減少5.27%。但與此同時,印度從430萬噸增長到495萬噸,增幅15.2%;巴基斯坦從218萬噸到250萬噸,增幅15%;孟加拉國從72萬噸到81萬噸,增幅12%。南亞次大陸三國總體消費從720萬噸增長到826萬噸,完成了對中國的趕超。此外,越南、泰國2012年的棉花消費增速則高達27%、25%。

  硬幣的另一面,印度主動制定棉花出口配額,限制棉花出口,以加強與中國的產業鏈競爭。棉紡織行業涉及我國1700萬棉紡織工人。國家統計局多年前投入產出分析,紡織工業每年增加1.00單位的投入,對國民經濟影響力系數為1.25,高出行業平均值的25%。

  關停紗廠約占30%

  盡管棉紡企業的工人素質高,但很多中小企業還是撐不住沖擊,尤其是生產40支以下棉紗的公司,沖擊非常大。

  專門做棉花、化纖、棉紗進出口貿易的蘇州潤鑫華進出口有限公司副總經理何銀官對本報記者表示,棉紗沒有實行配額管理,巨大的價差,刺激了巨量的進口,2012年1月~10月,進口棉紗130萬噸,占到國內用紗的20%,他測算,去年進口棉紗,直接造成國內約1500萬規模紗錠關停,20萬以上的紡織工人失業。

上一篇:回顧2013年紡機行業大事記  下一篇:紡織工業如何打好節能減排這手牌?
回頂部
?

魯公網安備 37142202000275號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